《王者荣耀》1680元裙子卖断货 全球最赚钱手游的周边生意

2023-06-03 22:57:06 来源:Kaiyu体育官网app注册入口

《王者荣耀》1680元裙子卖断货 全球最赚钱手游的周边生意

谁是最赚钱的手游?

作者/ IT时报记者 沈毅斌

编辑/ 钱立富 孙妍

传说皮肤、限定皮肤、节日皮肤、情侣皮肤……越来越多的“英雄”换上了“新衣服”,越来越多的“点劵”进了腾讯口袋。当《王者荣耀》的“皮肤”走进现实,你愿意花多少钱购买?

近日,《王者荣耀》官方推出的女装品牌“MEETING SHERO”在王者荣耀周边商城开售。以小乔、王昭君、貂蝉、瑶四位“女英雄”为设计灵感的6款裙子,售价从1298元到1680元不等,且每款限量100件。

这并非《王者荣耀》第一次跨界服装业,早在2021年,《王者荣耀》就与设计师定制品牌WECOUTURE联名推出了四款定制婚纱,售价高达28800~39800元。

而在另一边,米哈游的IP之路可谓是越拓越宽:《原神》先后与肯德基、必胜客、小米等不同领域的头部品牌联手;四月底发布的新游戏《崩坏:星穹铁道》在IP方面进一步拓展。

IP破圈联动是游戏的“长生不老”药吗?

“《王者荣耀》的IP积累已经到达瓶颈期,尝试做一些跨界联动,符合当下发展趋势。《崩坏:星穹铁道》处于诞生期,守好IP基本盘即可。”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说。

游戏花2万,周边花1万,谁在买《王者荣耀》裙子

进入王者荣耀周边商城,众多公仔、手办、盲盒映入眼帘,售价从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进入服饰专区后,《IT时报》记者按照价格从高到低进行排序,并未发现最新上线的“MEETING SHERO”裙子。

王者荣耀周边商城客服人员告诉记者,需要搜索“下裙”才能找到“MEETING SHERO”女装,其中小乔泡泡袖、瑶款吊带连衣裙、貂蝉金色仲夏夜挂肩三款已经售罄,另外三款的部分尺码也已经断货。

如此昂贵的价格,遭致不少网友吐槽,不过愿意买单的人也不在少数,佩佩(化名)就是其中一位。在女装上线第二天,佩佩就花了1680元购买了一件瑶款吊带连衣裙。对于网友们吐槽最多的款式问题,佩佩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优点。她告诉记者,这次王者荣耀做的女装,基本看不出来游戏元素,日常穿出去也不会显得很突兀。

作为一名7年的老玩家,00后的佩佩很舍得为《王者荣耀》花钱,前年成为尊贵的V10玩家。游戏中的504款皮肤,她拥有407款,其中最贵的荣耀典藏皮肤就有7款,“皮肤加上一些游戏里的道具、特效,我前后大概花了两万多元。”佩佩说道。游戏外,公仔、手办、服装等周边商品也是佩佩消费的对象,花费了一万元左右。

“没啥原因,只是单纯地喜欢,看到特效就觉得很值。”佩佩说,最近《王者荣耀》皮肤出得太频繁,她也从原来一出就买的消费习惯转变为只买限定和传说皮肤。这也成为她购买女装的主要原因,“我看到限量100件,还有一张官方收藏证书,就忍不住冲动消费了。”

如果说《王者荣耀》IP吸引大部分女玩家的目光,那么《原神》IP周边则是男玩家的重要消费对象之一。

4月3日一早,阿松(化名)与朋友在必胜客门前排起长队,两人一边等待,一边复习《原神》中的生僻字,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挑战活动。

这一次阿松抢到了189元含实物周边套餐,“第一次联动的时候,我只是去吃了一顿,这次想要带回一些周边,所以买了最贵的套餐。”阿松很愿意为《原神》花钱,耳机、智能音箱、手办等与《原神》IP进行联动的商品,他基本都有购买,为此花费了数千元,若是算上游戏内的抽卡费用,已经超过万元。“只要不买联名汽车,《原神》的周边其实并不算贵。”阿松告诉记者。

对此,游戏产业分析师张书乐表示,联名商品有一定溢价空间无可厚非,但要是过分抬高价格,就会变成纯粹为了博取眼球的营销,而不是进击消费市场。

网易、鹰角不甘示弱

去年与暴雪分手后,网易痛失了《魔兽》这一全球性超级IP,不过麾下依然有《蛋仔派对》与《阴阳师》“两员大将”,所以在游戏IP市场中依然拥有相当的分量。

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2月,《蛋仔派对》最高日活用户数已超过3000万。作为一款休闲游戏,《蛋仔派对》设计形象与潮玩公仔类似,这为IP联动盲盒打下基础。上线至今,《蛋仔派对》先后与红小豆、吾皇猫、Gon的旱獭、FlyingDongDong、长草颜团子等潮玩品牌联动,开启了时尚大Party。今年3月,《蛋仔派对》又与《鹅鸭杀》联手开启皮蛋节,涨粉的同时也让IP得到大力宣传。

《阴阳师》也在发挥强大的IP效应,先后推出《百闻牌》《决战平安京》《妖怪屋》等5款手游,口碑稳定。乘着《浪姐4》的火热,《阴阳师》官方公众号近期与日本音乐组合GARNiDELiA再度联手,游戏IP跨界音乐不知又会引发多少“双厨狂喜”。

鹰角网络不像网易那样拥有众多游戏,但《明日方舟》也能赢得一席之地。如今,《明日方舟》的IP影响力已经辐射到音乐、动画、演出等多个领域。《明日方舟》甚至专门策划了虚构的音乐发行商——塞壬唱片,在现实中收获了大量粉丝后,鹰角网络专门为其注册商标,成立为音乐子公司。2023年由鹰角网络与塞壬唱片联合举办的第三届音乐主题线下演出活动相当火爆,开票后的半分钟,上万张门票就已售罄。打造多品牌,建设IP生态正是鹰角网络的策略所在。

谁是近年来最赚钱的手游?

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显示,2023年4月共有40家中国厂商入围全球手游发行商收入榜TOP100,合计吸金近20亿美元,占本期全球Top100手游发行商收入40%。其中,《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原神》稳居前三。

米哈游新游戏《崩坏:星穹铁道》凭借新颖的太空题材、精美的二次元画风,以及崩坏IP的影响力,上市首周在全球移动市场的下载量就达到《原神》上市同期的1.6倍,收入的1.3倍,并连续数日跻身美日韩等多个热门市场收入前三名。

目前来看,中国头部游戏的吸金能力已经足够强大,但放眼整个游戏IP市场,中国至今未出现一款超级IP,从而对市场形成有效支撑。伽马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文娱IP市场规模为4656亿元,游戏IP收入占总收入的37.2%,其中,IP改编游戏(在热门IP基础上打造的游戏)是游戏IP市场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比七成。这就意味着IP改编游戏的好坏将直接影响整个游戏IP市场。不过,从2018年开始,IP改编新游流水占比从原本的59.8%下降至20.8%,并且连续下降五年。

“游戏IP吸金,前提是IP有足够的拓展度,无论从人设到故事,还是可拓展的产品形态,都不能只是一张‘贴纸’。”张书乐告诉《IT时报》记者,国内游戏IP的诞生时间不长,作品、形象缺乏广度和深度,无法达成诸如漫威宇宙、星战宇宙、精灵宝可梦一般的宏大叙事。

尽管一些仙侠类游戏IP,如仙剑奇侠传、梦幻西游、传奇等衍生出许多影视、动画作品,但都没能成功破圈,形成风靡全球的超级IP。就连出海最成功的《原神》,都不能与任天堂的《精灵宝可梦》系列同日而语,“只能说中国游戏IP市场是个亟待填补的空白。”张书乐说道。

此外,游戏IP衍生品同样面临诸多问题。伽马数据发布的《2022~2023移动游戏IP市场发展报告》指出,现阶段移动游戏IP衍生品变现存在滞后性。2020年中国原创移动游戏IP游戏收入出现大幅增长,而这部分增长带来的影响在2021年IP衍生品市场中才得以体现。

张书乐认为,国内游戏IP衍生产品多为公仔、玩偶。或跟随潮流开发盲盒,缺少创意设计和二次创作,主要是将衍生品变为一种摆件或赠品,本质上来说只能作为一种宣发噱头,无法提升游戏IP的深度。

“国内游戏想要实现打造超级IP,不仅要不断丰富游戏情节、人物、设定,还需要大量的IP衍生作品如影视、动画进行宣传,同时还要创新玩法体验,打造系列精品游戏,形成一个浩瀚的IP宇宙。”张书乐说。

排版/ 季嘉颖

图片/ 王者荣耀 Sensor Tower 东方IC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相关阅读

大家都在看